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3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临昀锡知道磨墨分两种,一种是磨,打着圈来;另一种是研,上来回。前者要更细腻,而后者更加便捷轻松。

“回公子,小的实在是双手酸痛,不得已换成了研,只怕是双手已经不用了。”临昀汐听着他有些训斥的话,心里有些发酸,更多的是堵着一块气,她甩了甩酸得发疼的手,恨不得砸了这砚台。

☆、上官水怪

上官水榭放毛笔,冷哼一声:“怎,你这奴才还对主子发起脾气来了,真是好大胆子。”

临昀汐听着他略带刻薄的话,与之前相差八万里的态度,不由心里奔腾过一群绿色生物,好家伙,她觉得她理想中的梦中情人已经碎了满地。

“磨酸了是吧?以,去把砚台里墨汁倒进那边的茶杯。“

临昀汐疑惑地照做,心里暗腹诽:他这又是要搞什。

“既然你磨了这久,我做主子的也应该体恤人,想必你已经干燥,如此,喝了。”他的双眼依旧淡淡的,冰冷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。

喝了?

她没听错吧。

“或者你也听说了吧,不听话的奴,有什场,既然你的手连墨都磨不好,留着也没有什用了,不如砍了去?”他的声音依旧没有什起伏,话语却是带着深深的恶意,好似来地狱的死神。

砍了去!这三个字如咒语般循环在临昀锡的脑海里。

这哪里是如水仙般的翩翩公子,分明就是一朵血琳琳的食人花。

临昀汐别说心动了,她的整颗心都在颤动,她认为先前的她太天真爱了,什女主男主金手指,她怕是个路人甲n号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dengyulai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