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4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给他洗漱解衣好,临昀锡长长松了气,她终于以好好休息了。

她睡觉的地方被安排在上官水榭外屋的榻子上,尽管比不上家里那温暖软软的大床,她至以稍稍歇一气了,躺在硬榻上,临昀锡一想到这两天发生的事,心就堵得慌,难受充斥着她整个人,想哭。

她绝然是不这去的,那个上官水榭比大爷还大爷,现在只想办法偷偷逃走,攒够一定的积蓄,最好是找一个深山老林或是小村子,日而作,日落而息,亦或是游山玩水,做己想做的事。

她不愿意就这做一个任人宰割的小奴仆,她的浑身都渴望着由。

“小云——小云——”

“立马给我过来——”

“你的腿是不想要了吗!”

临昀锡刚入睡不到一分钟,就被上官水榭给叫醒。

临昀锡心里暗骂一声,从榻上翻来,急匆匆跑到他跟前。

“公子,这晚了,还有什吩咐?”

“恭。”上官水榭清澈的声音有些沙哑,唇在烛光中愈发鲜艳。

“宫?”临昀锡怀疑上官水榭是在说梦话,入都没入宫,何来宫一说?

“拿夜壶!”他低哑的声音透着几分烦躁,一双细目有些微怒。

临昀锡顿时明白了,原来是想要恭。

她心里很是烦闷,解个手都要这麻烦人。

她将夜壶端去,心里一片酸意:这古代有钱人就是不一样,上个厕所,不是人找厕所,而是厕所跟着人跑。

再瞧瞧这个沉甸甸的夜壶,简直比她喝水用的杯子还要金贵,晶莹剔透,壶身雕刻着精美的花纹,所到之处还镶嵌着几颗宝石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dengyulai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