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14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不过她和怜柒表面走得越近,原先和怜柒要好的几个小倌,看她愈发不顺眼,甚至时不时给她使个绊子。

另外这几日她倒是耳闻:教他的这个舞师,被小倌私底骂为疯子。

听说他以前是这花月楼的花魁,跳唱拉琴样样精通,尤其是拉琴,谓是惊天地泣鬼神,甚至当朝的乐师也比不上。

但世人更愿意把这两人称作双琴二绝。当朝乐师最擅长的是抚古琴,而他最擅长的是拉胡琴,一白一红,一清一火,一静一野。

再后来,他榜上京城有名的权贵,终于是爬上了高枝,鼎铛玉石,金块珠砾,取之不尽,用之不竭,饶是钿头银篦击节碎也不过如此。

他似乎对这花月楼还有留恋,不知是花了大钱还是怎回事,他成为了花月楼的最大东家,并且每隔一阵就会来这教舞蹈,说是教舞蹈,不如说是发泄心底的郁气,他嗜好凌虐男人,尤其是长得漂亮男人。

怪不得这几日,她的舞跳得愈发好,就算这样也没被那个舞蹈师挨条子。

这天,临昀锡照常去舞蹈房,舞师重新调整了一队形,临昀锡被调到那个黄衣小倌的右边,这个黄衣小倌是怜柒的小跟班迷弟,而且总是看临昀锡不顺眼,对她酸言酸语的。

临昀锡也很烦闷,只希望不要什乱子才好。

才刚开始跳,啪——

“对不起啊,春草弟弟,不小心碰到你了,都是茶衣哥哥不好,是弄疼你了吧。”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dengyulai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