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40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白应音还想说几句,却又有些嗓子发哑。

烛火点亮,临昀锡看到那夜莺的面孔,不由挑了挑眉毛,真是冤家路窄,怜柒又改行做夜莺了?

她抚了抚脸上的假面,神色愈发冰凉。

“躺吧。”

那怜柒装着一副娇羞卸薄纱,微微搂着被子卧在床榻上,一双眼带着欲言还休的柔情:“林姐姐,你要轻点。”

“嗯,我一定会轻轻的。”临昀锡拿着药膏,咬牙切齿道。

刚摸上去,那怜柒就开始他的表演了,真是吐芬芳,听得白应音整个人都酥了。

临昀锡用力,那怜柒哇啦哇啦地哭了,这次是真的。

“疼死了!”

“林探花,不是白某说你,手轻点。”

临昀锡气。

那怜柒还一副怜,“林姐姐,这里也有伤。”

临昀锡看了看他指的地方,简直要气爆炸,丢药瓶,瓶子摔在地上,没有摔碎,倒是把在场的几人震着好一会。

临昀锡快速起身收拾包袱,冷道:“你己玩吧,我不奉陪了,就此别过!”

门啪地关上,她了书院。

几家客栈早就关门了。

她在黑夜里冷得发颤。

说实在的,她还真没有地方去。

她不由为己的冲动感到懊悔,明明是己住的地方,理所因当也是他去!

不过现在说什都晚了。

☆、病娇(慎)

临昀锡从衣袋里拿那根烟花炮,脸上有些犹豫和不确定。

这晚,麻烦何星俞会不会不太好,是己也没地方去,还冷。

现在生更半夜的,他指不定睡得正香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dengyulai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