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61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说是坐在板凳上,孟新辞其实如坐在针毡上一样难受,着急地问道:“医生我……他怎了,是不是很严重啊?”

他着急到手都不知道放哪,先是把手放办公桌上,后面又缩回去在桌底两只手叉在一起搓着。

细算来,万均修都痪七、八年了,他如实地和医生代:“他是以前工作的时候了点事情,才受伤的。”

说到这个,孟新辞,声音也小去:“这些年家里条件不好,他没怎复健过,钱都供我上学了,我知道他应该是不太好,他脚踝都僵了。”

医生平日里生老病死见得多了,这时候应该理性地谈病患的病情,见对面的还算个孩子,病房里躺着的又那严重,顿时心生不忍。

他换了个吻,尽量轻柔地和孟新辞说:“其实就是痪的并发症,这些症状大小,咱发现得早早治疗就行,孩子你也别着急呀,总有办法的。”

孟新辞怎不急,他的手早就从双手叉揉搓变成了指甲死死地抠着关节,这会都已经破皮了。

他哑着嗓子问道:“那他到底怎了?”

“我刚刚用听诊听他心肺的时候听到啰音,我怀疑他有坠积性肺炎……”医生回忆刚刚帮万均修听诊时的症状,仔细地孟新辞说。

孟新辞急忙说:“他最近没有发烧的,他虽然身不大好,但是很感冒发烧的,他就是最近吃得,但是没发烧。”

他不懂医学,哪听过什罗音什坠积性肺炎,只想当然的觉得万均修最近没发烧没感冒的,怎会得什肺炎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dengyulai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