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126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贺松明用力吞咽了一,敌人的鲜血经咙,味道是如此妙。

目镜之中,无数雌性狼人凑到他身边,低眉垂眼地蹭着公狼壮的身,搔首姿,其余的雄性狼人全都夹起尾,臣服的姿态,仰望着他的新狼王。

仿佛察觉到来数里之外的视线,贺松明抬起头,望向阮陌北正埋伏的位置,隔着无数繁茂的枝叶,两双眼睛在冥冥之中对视。

终于。

阮陌北松了气,他收起□□,将目镜拆卸来,解开捆在身上的绳索,准备树。

他在树上趴了半个小时,浑身都快要僵,特别是双,止不住的发麻,必须要慢慢去才行。

阮陌北把枪挂在后背上,将绳索用力捆在树上,另一端绑在腰间,再确定安全扣好好拴着,才慢慢地,一步步向挪动。

树皮粗糙,要不然他也不爬上去了,兴许是精神集中了太时间,阮陌北明显感觉到止痛药的效正在退去,他的头开始一的疼,眩感袭来,让他几乎无法准确踩住树干。

双手被绳索磨得发痛,燃烧般的很,不用想也知道破皮了,阮陌北咬紧牙关,他小心试探着脚。

中途他实在被头疼折磨得无法忍受,颤抖着从前袋里摸一支药剂,用牙撕开包装,将针头用力扎进手臂。

杜.冷.丁带来的效几乎立竿见影,这药只短效阵痛,如还不行的话,他箱子里还有一支吗.啡。

在原来,也只有癌症晚期的患者才会使用这两药物减痛苦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dengyulai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