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78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张寒见她脸色很差,伸手拍了拍她的后背,正经地向郑郁风说:“麻烦了。”

“这事也就是小辈的,一时好奇查查,没别的意思。也希望郑总尊重。”

他话说的隐晦,但郑郁风也不是什等闲人,看着赵唯一微微一笑,“这是然。”

“本来帮F就是我的荣幸,尽人事,其余你便。”

赵唯一勉强维持着情绪,去之后,她给之前在画行搭理己作品的人,通了话,让他把己两年前画的《迹》寄到郑郁风的地址。

世间本来就是这样,她又不真的天真到觉得郑郁风因为喜欢己的画,尽心帮己就没有索求。

再者,这个事情远超她的预料,虽然情况不明,但就现在情况落到他人眼里,就是一桩丑闻。

他爸如此暧昧隐晦地维系和某个女子的关系。

现在想起来,她才觉得己有点鲁莽,她不了解郑郁风,也不清楚他的为人如何,虽然爸爸不再设计建筑设计领域,和他看起来也没什商业利益冲突。

但她家多有点关联,二叔也在建筑设计里做的风生水起,这很容易成为一个把柄。

如果他真的喜欢己的作品,赠一幅画,也暗示着希望装作从未发生。

·

“唯一,事情不是我想的那样……我姑父不这样的。”张寒拧了瓶水,递过去。

她脸色惨败,神思恍惚,很明显被文件资料冲击到了。

赵唯一摇摇头,不愿多说:“我想回家。”

她现在只想回家,去看看爸爸的眼神,看看他谈及妈妈时的温柔眼神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dengyulai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