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32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裴玉质摇首:“并非没有资格,需要。”

“孤知晓了。”无论何, 裴玉质都庆平帝皇, 然需要被个俘虏所怜悯。

素和熙沉默良久, 又:“玉质, 孤其实并未//腔, 待师兄两相悦了,让师兄//腔吧,孤预祝举案齐眉,孙。”

于寻常天乾言,面于雨期坤, 定然把持住, 并非寻常天乾,残疾废。

听得此言, 裴玉质申明:“孤从未想过师兄举案齐眉,孙。”

“孤无关,何须言?”素和熙猛站起来,行至桌案前,为己倒了一盏红袍。

红袍早已凉透了,一盏肚,遍寒。

明已开,却觉得临严冬。

裴玉质倘若其师兄无意, 为何常常于睡梦呼唤“师兄”?

裴玉质抵其师兄产了间隙,亦或有难言隐吧?

又饮了一盏红袍,后,发起了怔来。

裴玉质乍然听得一声脆响,循声一望,端端茶盏被素和熙碎了,细小碎片“噼里啪啦”纷纷跌坠于,素和熙却似无所觉。

急得床榻,竟发现己足没气力。

挣扎着得床榻后,踉跄了一,险些跌倒。

足断提醒着,昨夜素和熙云雨了,且日亦素和熙云雨。

登面绯红,坐于床榻,用捂住了己面孔。

须臾,又站起了来,忍着酸疼,赤足了素和熙侧,掰开了素和熙掌心。

素和熙才发现茶盏被己碎了,因为醋意。

前裴玉质乃庆平帝,由于庆平帝故,云麓将士、百姓死伤无数。

得承认心悦于裴玉质。

然,心悦势必将无疾终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dengyulai.com

(>人<;)